白垩纪琥珀重现亿年前“白蚁城堡”遭“入侵”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37
  • 人已阅读

  回应《舞林争霸》导师风波———   选秀节目里当导师,算是演艺圈里的“高危”行业,做得好的,名利双收,稍有差池,便引起争议,把女神搞成“女神经病”。比如杨丽萍,《舞林争霸》之前,她是人们心中的“巫女”、“雀灵”,是“中国式美丽”的代表。一坐上导师席,争议、赞美、麻烦纷至沓来,搞得杨老师心里挺烦。   为什么那么犹豫?   “舞林”赛场上存在太多偶然性   “人与人之间最麻烦最复杂了,会让你防不胜防。”前天,杨丽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其实不太喜欢和人接触,以前也很少参加商业活动或娱乐节目,要不是总导演徐向东和导师方俊三番五次“骚扰”,自己怎么也不会和“争霸”这么有对抗性的字眼联系到一块。正因为性格的原因,来到“舞林”第一天,杨丽萍就觉得很不适应:“我对当评委感到恐惧。”为了适应漫长的赛期,她给自己的新身份赋予了全新的定义:“我认为选手的艺术个性非常重要,我不能教他们怎么跳舞,也不能简单评判他们的造诣,所以我只和选手沟通,就像长辈与晚辈之间的交流和体验。”   因为“不评判,只沟通”,导师席上的杨丽萍总让人觉得有些“优柔寡断”,“非常容易被选手感动,淘汰选手的时候又总是犹犹豫豫。”但她自己认为,这种犹豫恰恰是事情的真相:“舞林”赛场上存在着太多的偶然性,舞伴舞种都是抽签选择,编舞是否巧妙,是否能让大家产生共鸣,都是这个舞台上的变数,“一切就像是一场人间豪赌”,有人一直走运,有人就常常倒霉。“比如张傲月和杨帅,他们一直观众缘很好。但其他几位很好的舞者,经常会生死一舞,好几次都差点被刷下去。”“我认为,舞者之间根本不能比,偶然性太多了。我就是想告诉他们,不要把荣辱看得那么重,在这个舞台上,冠军只有一个,但在人生中并不是这样的。舞者们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怎么就和金星吵起来了?   “别以为我没有脾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都说杨导师性格温婉,事实上,比赛中杨丽萍经常因意见不合与其他三位导师发生“争执”。日前,节目组向媒体公开了将在本周日播出的“舞林”专辑。节目中,杨丽萍与金星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场面一度接近失控。对此,杨丽萍做出了回应。 “首先我没有任何的怒气和怨气,我不会把这种东西强加于人,也不会受任何人干扰。当时我发火是因为金老师一直在催我给票、做出评判。他们都不认同的东西,我很赞赏。我们都没有错,但她不能干扰我,谁都不能强迫我。”“别以为我没有脾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不过杨丽萍也说,那次的冲突只是一次偶然,她与金星在私底下都非常尊重对方。“她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我只是骨子里没有她那么冲动而已。”   杨丽萍的特立独行不止于此,在这期节目里“生死一舞”环节后,导演组要求四位导师每人写出一位留在台上的舞者,杨丽萍却不答应,坚持写了五位。“到底留下了谁,我就不剧透了,我只是以此表达我的观点——昨天跳舞还得100分,今天怎么就成0分了,你不觉得这种标准很极端、很搞笑吗?作为一个导师,难道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真正实力吗?我非常反对这种仅凭台上的90秒钟就下定论的比赛方式,对舞者太残酷了。”   为什么对《舞林争霸》有担心?   “我担心舞者的纯粹会被打破”   对于沉寂已久的中国舞蹈界,杨丽萍肯定了《舞林争霸》出现的积极意义。“舞者们沉默太久,是时候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了。”但另一方面,她也担心节目的娱乐性会干扰舞者的发展:“这里不可能完全真实、真诚、严肃,我担心舞者的纯粹会被打破,让他们认为舞蹈只能在这里。其实不是的,我跳舞就没有经历过这种比赛。”   另外,对自己的本行民族舞,她的忧虑也多于欣喜,“‘舞林’中那么多跳现代舞和街舞的,我们自己的东西哪去了?”“民族舞的问题不在演员而在编舞,我们缺少优秀的编舞。并不是说才华不够,而是那种能够静下心来,花很长时间用心去编一个作品的编舞。”这点上,杨丽萍深感自己的幸运,“我可以自己编自己跳,掌握自己的艺术命脉,做出我想要的风格和品质来。”   (祖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