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当虎妈为什么失败了

  • 文章
  • 时间:2018-09-11 15:03
  • 人已阅读

  女儿Abby开始学钢琴时刚过5岁,在周边的中国孩子里算是通常的初学钢琴年龄。然而很多美国父母在孩子七八岁才会考虑让他们学乐器。我当时找了一位美国老太太给她教琴,Abby是她教的年龄最小的学生。第一次面试时,老太太再三强调家长要平时督促孩子练琴,孩子没有练琴的习惯,她就没法教下去。我信誓旦旦地表示会严格监督孩子练琴。老太太舒一口气说:“其实我不担心Abby,你们中国妈妈都是虎妈呢!”

  

  耶鲁法学院的华裔教授蔡美儿写的《虎妈战歌》曾在美国教育界引起广泛关注,她对自己两个女儿的“严爱”引发了不少父母间就文化差异和家庭教育的讨论。在美国,大家都知道亚裔尤其是华裔子女的学业成绩突出。但以前很少有华裔父母这样以第一人称阐述自己严格教育的理念和做法。在一些尺度宽松的美国家长看来,蔡美儿对女儿的严苛和训斥简直是虐待儿童,会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然而从我们成长的文化背景看来,蔡美儿的很多做法可以理解。

  

  虽然大多数中国家长没有蔡美儿搞法学的口才和说理能力,但实践起严格教育来并不比虎妈差多少。我接触到的很多中国人像蔡美儿的父母一样,是从国内到美国留学就业安家的,他们对教育的重要有深切感受,早早给孩子加压。因为爸妈的监督,这边的中国孩子上天才班的多,去各种才艺班的也多。到了音乐节乐器演奏评估的时候,整个考核楼里都是中国孩子和父母、祖父母的身影,大大超出这里华裔人口的比例。在学钢琴、小提琴、数学、绘画、国际象棋等等的孩子群中,总有好多出类拔萃的中国孩子。我们这些当妈的私下交流起来,这些孩子的天赋以外,个个身后有个虎妈也是重要原因。

  

  我们住的地方因为产业结构单一,生活消费低,很多中国妈妈选择像我一样全职在家相夫教子。这也让妈妈们更有了做虎妈的条件。每天开着车陪孩子到处上课,在家陪孩子做功课,给孩子“加餐”做作业。我的一位朋友全职在家带两岁的二宝,丈夫经常加班出差,每天忙得团团转,还锲而不舍地让女儿二年级没上完就修完了三年级的功课。因为老和虎妈们泡在一起,像我这种绵羊妈也随大溜地“虎”起来。我每天威逼利诱地让孩子练钢琴,到了暑假磨刀霍霍地给一年级的Abby买了好多二年级的参考书和练习册,还花钱注册了好几个教育网站,希望把孩子的网上游戏也集中在数学和阅读类上。

  

  做完博士论文答辩,我曾经觉得自己这辈子不用再考这考那了。然而,时不时地我还会做关于考试的噩梦,不是打铃了卷子没答完,就是我在考试进行了一半时才进场。醒来后不由庆幸自己终于跳出了“考考考”的生活。但随着Abby进入小学,她的成绩成了我新的考核指标。尤其因为我全职在家,很自然地觉得Abby的学业表现和我直接挂钩。老公也不由自主地成了虎爸,愿意舍近求远地将房子买到离公司好远的地方,就是想让孩子在排名最高的小学读书。因为觉得老婆在家有无穷的时间,虎爸听说周围哪个孩子上了什么才艺班就催着我给Abby报名。我本来是讨厌开车的人,为了带Abby上各种兴趣班每天在高速公路上穿行,已经练成了老司机。

  

  虎妈未必有虎子。美国给孩子的大环境是那么宽松,我们家长再紧张,紧张感也未必能传递给孩子。Abby从小没什么竞争意识,就喜欢玩布娃娃,最大的理想是长大了给人看小宝宝。每次她重申“伟大”理想时,我都忍不住诱导她想想别的职业,比如当儿医,也能享受小娃娃的可爱,又好歹是个医生。最近小学按孩子的阅读能力把一年级学生分成3个阅读班,Abby分在了快班,可以学二年级的词汇。我和她爸爸都心花怒放,Abby自己倒一点不以为意,还说:“每个人都会有些事做得很好,有些事做得不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话一听就是老师说的,美国老师特别擅长培养孩子无坚不摧的自信心。所以,当Abby在拼写考试中11个单词只对了4个时,她也像没事一样,因为这不过是她做得不好的“有些事”罢了。

  

  虽然没有培养出个虎娃,看着7岁的Abby有滋有味地和弟弟玩幼儿级的游戏,有时候我虎妈的弦也松了,舍不得吆喝她做作业练钢琴来破坏气氛。想想这不就是我想给孩子的童年吗?优秀也罢,一般也好,孩子实实在在快乐着,其实真比什么都重要。

上一篇:友谊是玻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