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命令成为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37
  • 人已阅读

  本报记者 李洋   舞台上方密匝匝悬挂着一万把剪刀,待到四面楚歌,项羽的生命走到尽头时,万把剪刀全部砸向地面,堆成一个坟冢;舞台上没有刀光剑影,绝望中的虞姬从项羽口中扯出一根长长的红丝线,这象征着爱人鲜血的红线最终牢牢缠住她的脖颈,越勒越紧……被热心舞迷们期盼了一年多的杨丽萍新作《十面埋伏》终于要在北京亮相了。昨天,杨丽萍现身国家大剧院,用看似无意透露出来的两个场景,高高吊起了观众的胃口。   《十面埋伏》是杨丽萍告别舞者身份后,首次执导的大作品。“以前都是做少数民族歌舞,直接表现大自然的美,但现在也许是年龄到了,对‘时间’有了感悟,特别想用作品来思考生命。”杨丽萍说,一年多以前正逢上海国际现代舞节发出邀约,她就决定试一试,用国人特有的身体语言,讲述一个国人皆知的故事。   相比以前的作品,《十面埋伏》的立意有点儿深,再加上抛却自己所熟悉的少数民族舞蹈,选择将现代舞、京剧、戏剧相融合,杨丽萍和整个创作团队都经历了一番磨难。不过,聪明的她用“实验性”来解释有可能出现的违和感。   在她的设计中,韩信由一黑一白两位舞者来扮演,两个人分别代表了韩信内心纠结的两个方面;虞姬由男舞者胡沈员来反串,为了展现胡沈员身体的魅力,她建议这位虞姬穿着丁字裤出场。“人本来就是赤条条来,人生是从‘没有’到‘有’的过程。”她解释,另一个重要人物萧何,则由京剧裘派传人裘继戎扮演。他不仅要以武术入舞,还要通过京剧的韵白和京腔念白,来分饰萧何故事讲述者和参与者的双重身份。而且伴随着舞者们在舞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舞台下场口的角落里,一直有一位剪纸师傅一刻不停地剪出不同形状的白色剪纸,直到演出结束,她把自己埋于亲手剪出的白色坟茔中,如同作茧自缚。杨丽萍想表达人“无论风云变幻依然故我”的一种状态。   这样的剧透虽然听起来花哨,但多少让人对最终呈现效果有点儿担心。不过,杨丽萍主动开腔堵上了众人质疑的嘴,“我曾与英国当代著名舞蹈编导阿库·汉姆的团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整个作品会不会看起来很碎?”对方回答,“这恰恰是现在舞台上缺乏的。大一统、有很强控制力的作品太多了。”杨丽萍还以很多支离的语言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全剧不是在讲故事,而是讲每一个人物面临绝境的反应。甚至,这种反应也不是她非要说尽说透的东西,她其实想淡化自己身为编导对舞者的影响,“我想让每一个人物出场的时候都能展现他身为舞者本身的美,而不是让人通过他看见编导。”   裘继戎、杨丽萍和胡沈员(从左至右)。本报记者 方非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