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炒作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09:33
  • 人已阅读

  这天,英国一个人气极旺的网站出现了一个帖子,题目是《杀了那个恶魔,我可以这么做吗?》。发帖人是十分钟前注册的“黑暗的勇士”,帖子写道:“我的公司不大,市值不过四百万元,却是我花了整整二十年建立起来的。这二十年里,我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从不休假。

  

  “妻子受不了这种生活,丢下我和儿子跑掉了;而我为之奋斗了半生的公司,却因为一个卑鄙的骗局,在一夜之间失去了。骗我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很清楚我的弱点,因此,整个骗局在法律上无懈可击,我甚至不能起诉他。

  

  “现在,除了七万元债务,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儿子,还有一颗曾经动过手术的脆弱的心,我已一无所有。一个年近五十,病魔缠身的男人已经没有机会重新来过。那可恶的杂种,他毁掉了我的全部!

  

  “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做过许多高尚的事情,如今却被逼上了绝路。对于那个无耻的杂种,我临走时要带上他!或许上帝会乐于看到这一幕,但我还是不确定。我请你们投票,如果大部分人赞成我带走那个杂种,那他就死定了;如果大部分人不同意,我就饶他一命。三天后,你们的投票结果将决定他的生死。”

  

  这个帖子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多数人理性地劝“黑暗的勇士”不要走极端,不要随意杀人;但也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煽风点火,支持“黑暗的勇士”以暴制暴;还有一部分人对这个帖子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一时间,这个帖子的点击率迅速攀升。

  

  拉斐尔德是一家颇有影响力的电视台的首席记者。看到帖子后,他敏锐地察觉到其中蕴藏的新闻价值。

  

  拉斐尔德请电脑专家查找帖子是从哪一台电脑发出来的,但电脑专家遗憾地说,帖子是用笔记本电脑以无线上网的方式贴上来的,只能大致查到IP地址在拉文纳姆镇的维多利亚商场附近。拉斐尔德相信,这个帖子并非空穴来风,立即赶到了拉文纳姆镇。

  

  第三天上午,“黑暗的勇士”果然发了新帖子。他说:“我看了所有回帖,支持我杀死那混蛋的澳门新濠天地知名在线娱乐城,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澳门威尼斯人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老虎机老虎机让大家打开了娱乐世界的一个新的大门,澳门新濠天地为您提供百家乐真人娱乐等多种在线娱乐项目,最具娱乐性的平台之一.人寥寥无几。本来,我应该遵守诺言,根据你们的投票结果,决定那杂种的生死,但是,现在我只能说抱歉了。

  

  “就在昨天,他开除了我公司的所有员工,而他向我承诺过,保证不让员工们在这个经济低迷的时期失业回家。他再一次背信弃义,表现出冷酷而丑恶的一面。我想,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我将以我能够想象出来的,最艺术的手段完成我生命中最后的演出。我要让那杂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命被死亡吞噬,体会绝望的痛苦。

  

  “不过,我愿意再请示一下上帝:我已经在自己的名片上写下了这最后一幕上演的地址,和五千美元放在一个钱包里。钱包就丢在维多利亚商场里,如果捡到的人把钱包交给商场的保安,你们就能按上面的地址找到现场,制止这场悲剧的发生;如果捡到钱包的人像我这个朋友一样贪婪,那你们恐怕连他的尸体都看不到了。

  

  “当你们看到这个帖子时,我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那杂种将在三小时内死亡,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拉斐尔德立刻给当地警察局打电话,简要地说明情况后,请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联系维多利亚商场,在电子屏幕上打出悬赏消息:无论什么人,只要交出那个钱包,就可以得到五千美元的奖励。

  

  当拉斐尔德赶到维多利亚商场时,另外几家媒体的记者已陆续赶到。

  

  得知悬赏消息后,很多人低着头在地下寻找,也有人将捡到的钱包交给保安。可是,那些钱包里的金额不对,更没有写着地址的名片。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距三小时的期限不到一个小时了。拉斐尔德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黑暗的勇士”说把钱包扔在了这家商场里,他没有必要撒谎。那个钱包是不是早就被人捡到了,带出了商场呢?

  

  于是,拉斐尔德对赶到商场的警长布朗特说,如果有澳门新濠天地知名在线娱乐城,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澳门威尼斯人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老虎机老虎机让大家打开了娱乐世界的一个新的大门,澳门新濠天地为您提供百家乐真人娱乐等多种在线娱乐项目,最具娱乐性的平台之一.人捡到了钱包,想将里面的钱据为己有,他很可能在取出钱后,随手把钱包扔进了垃圾箱里。

  

  布朗特立刻派人在附近的垃圾箱里寻找,果然,在离商场不远的垃圾箱里找到了那个钱包,里面没有钱,只有一张名片,上面的名字是埃文森,背面写着:格罗佐治山。

  

  格罗佐治山在小镇的边缘,是政府保护的原始森林。从这里开车赶去,最快也要半小时。拉斐尔德钻进车里,和警察们一起赶往格罗佐治山。

  

  所有车辆都停在山脚,大家翻过一座山坡,突然听到一阵疯狂的大笑。

  

  在一棵粗大的树干下,一个男人平端着枪指着众人,说:“你们来晚了。看来,这是上帝的旨意。”众人大惊失色,纷纷寻找掩体卧倒。

  

  布朗特第一时间拔出手枪瞄准男人,但这是多余的。因为男人已经掉转枪口,把枪插进了嘴巴里,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然后像一截木桩一般倒在地上。

  

  大家急忙冲上去,可那男人已经死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嘲笑。前面不远处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笼,笼子的间隙很窄,笼门大开,里面空无一物。

  

  布朗特从男人的衣袋里找到一张身份证,名字正是埃文森。

  

  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拍照,拉斐尔德走到布朗特面前说:“警长,埃文森像他所说的那样自杀了,你认为他的精彩策划完成没有?他那个杂种朋友呢?这一切跟那个笼子有关系吗?”

  

  布朗特疑惑地说:“你看那笼子是装什么的呢?间隙那么窄,难道……”

  

  拉斐尔德点了点头:“我认为,笼子里曾装过一条蟒蛇。蟒蛇吞掉了他那个骗子朋友,然后逃进了森林。”

  

  布朗特也看过那个帖子,他叹了口气:“埃文森说,那个骗子朋友将在三小时内死亡,如果我们来晚了,恐怕连尸体都看不到。如果是蟒蛇一点点地把他吞掉,大概需要这么长时间。”

  

  这时候,有个记者插话:“这些都是推测。我们不能因为这里放了个笼子,就认为人已经被蟒蛇吞了,也许这是埃文森在故弄玄虚,根本就没有什么蟒蛇和他的骗子朋友。”

  

  这时候,拉斐尔德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一会儿,转身就走。原来,他知道埃文森的名字后,马上让人去查资料,现在资料反馈回来了:埃文森有一个十四岁的儿子马库斯,因车祸失去了双腿,如今坐在轮椅上;半个月前,埃文森被朋友阿贝尔骗走了他的公司,四小时前,阿贝尔接到埃文森的电话后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同样是在四小时前,一家托运公司接受埃文森的委托,将一条七十一公斤重的蟒蛇运到这里。